北歐流浪中 7 // 寂寞的路上,你要堅定相信會有好事發生 @ 洪寧斯沃格Honningsvåg, Nordkapp


在北角管制閘道旁邊露營@Nordkapp

在北角管制閘道旁邊露營@Nordkapp

結束了一日之內走24km往返Knivskjellodden的健行,我帶著疼痛的雙腳終於在晚上9點左右回到了北角的閘道管制口。時間已經晚了,距離Nordkapp Vandrerhjem Hostel還有25km,我沒得選擇只能在戶外隨便找個地方紮營了。在管制閘門旁邊一兩百公尺就有一個冬天關閉的露營區──不能洗澡也沒有飲用水,不過營地旁邊倒是有些桌椅可以準備食物 & 用餐,比起荒野還是方便一點。雖說是營地其實也只是一片被白雪覆蓋的雪地,要搭營還得先把雪地踩結實。我趕緊搭好帳篷,我融了雪水,吃了泡麵和熱可可補充體力後就趕緊躲進帳棚裡休息了。

北角和Honningsvåg間公路上的挪威國旗

北角和Honningsvåg間公路上的挪威國旗

隔天早上起床,享用完簡單的自製熱飲—野外雪水熱可可一杯,就拔營準備返回25公里外的Honningsvåg。最後這段路只能靠自己的雙腳或是Hitchhiking,畢竟公車也不是半路就可以隨便攔下,再加上北角是熱門觀光景點,巴士的價格可不便宜 (北角門票 + 往返 = 590 nok = 2419 ntd)。

雖然心中有些許擔心,不過我沒有耽擱太久,很快地背起背包沿著E69公路往Honningsvåg前進。一路上,我邊走邊嘗試Hitchhiking,只是沒想到這個時間的車子99%都是前往Nordkapp,而我就像是一個叛逆的孩子獨自往反方向走。我不禁開始懷疑, 「我真的有辦法搭到便車嗎?」。 我暗自下定決心,假如真的搭不到,頂多就花個5、6小時走回去吧! 為了自我激勵,我開始對著迎面而來的每輛車打招呼──小客車、貨車、高級轎車、觀光巴士,全都被我騷擾,每個都不放過!

一路上,跟我同方向的車只有三輛,所以每一輛我都記得。第一輛車裡坐著一個看起來很酷的男人,約莫30 – 40歲,直接呼嘯而過,完全沒有想要幫忙的意思;而第二輛車,竟然在我跟觀光巴士揮手打招呼的時候,不小心錯過了。就在我走了一個多小時,心灰意冷時,最後一輛車出現了。我永遠忘不了它停下來的那一刻,一對友善的夫妻搖下車窗親切的問我 “Where are you going?"。這種有人為你停下來的感覺真的是無法言喻,那是一種被信任的感覺,心中除了開心、感激,還帶著一點不敢置信。

這對夫妻(其實只是同居的伴侶,不過為了方便,我還是稱他們是「夫妻」),其實不是真正的挪威本地人。老公Peter是瑞典人,老婆Svanhild則是原住民Sámi。他們正要前往他們的渡假小屋拿點東西,然後才要到Honningsvåg 。瑞典老公問我要不要先順路經過他們的渡假小屋參觀,有便車搭還可以參觀當地人的房子,我當然沒有理由拒絕了。他們的小木屋就位在Honningsvåg北邊不遠的小漁村Kamøyvær,開車幾分鐘後,我們就抵達了這個平靜的村莊。他們為了跟我介紹這個村莊還特別開車繞了一圈,甚至看到風景時把車慢下來讓我拍照,我真的是受寵若驚阿!

Kamøyvær港口漁船

Kamøyvær港口漁船

他們的渡假小屋外表樸素,不過裡頭別有洞天,放了許多有歷史的日常用品,還有Sámi的傳統家飾,餐廳還有一個無敵美麗的窗景。他們如數家珍的跟我介紹裡面的每樣小東西,Svanhild甚至還拿了她女兒穿傳統服飾的照片跟我分享,那種對兒女的愛溢於言表。從聊天中知道這對夫妻過著非常簡樸的生活,平常根本不用電腦或網路,都是定期到Honningsvåg 接觸一下 “文明世界"──收收email 或是查查銀行帳單,我很幸運的剛好遇到要去接觸文明世界的他們 :)。

Kamøyvær平凡的木屋的美麗窗景

Kamøyvær平凡的木屋的美麗窗景

→ 查查我的住宿價格: Nordkapp Vandrerhjem Hostel (一次比價多個線上訂房網站)

Sami 的傳統服飾與手工藝@Kamøyvær

Sami 的傳統服飾與手工藝@Kamøyvær

→ 查詢其他 Honningsvåg住宿價格: Honningsvåg 住宿 (一次比價多個線上訂房網站)

Kamøyvær渡假木屋內的古董

Kamøyvær渡假木屋內的古董

Peter講話慢慢溫溫的,但是聊天的話題很多,也因為他和分享才讓我對北歐增添了幾分了解。我一直以為Sámi就是馴養馴鹿維生,經他一說我才知道原來Sámi 有兩種類型──海邊捕魚內陸畜牧的,他老婆就是屬於海邊捕魚的Sámi,所以才會有這棟父母留下來的漁村小屋。Peter也提到Sámi 就像世界各地的原住民一樣,在「被融合」的過程中,有一段時間是被禁止說自己的語言的,到了近代挪威政府開始努力想保存Sámi 的語言,但也是力有未逮。他帶了些許無奈地說他認為問題是根本找不到足夠有資格的老師,因此很難扭轉語言漸趨弱勢的趨勢。

我跟他聊到之後會到冰島和芬蘭旅遊,Peter又說芬蘭人在北歐被認為是很好的員工,不多話但是工作非常認真(這點在我之後的芬蘭行有得到了驗證),不過可能會比較難溝通。他進一步解釋說,難溝通並不是因為芬蘭人不友善,而是因為他們英文比較不好,所以想用英文溝通可能會比較難。原來芬蘭的第二官方語言就是瑞典話 ! 所以學生在學校除了芬蘭語,第二個要學習語言就是瑞典語! 他也不太理解為什麼芬蘭人把瑞典話放在比英文更重要的位置 XD。不過我後來到了芬蘭,感覺整體而言芬蘭人的英文相較於挪威人的確沒那麼流利,但其實也很不錯了啦。

北角遇到熱情友善的couple

北角遇到熱情友善的couple

就這樣說說笑笑地參觀完渡假小屋,我回到了Nordkapp Vandrerhjem Hostel。我一個人在房間裡休息看著他們送我的臨別「禮物」── 一張寫著他們名字和連絡方式的紙條,加上一行挪威語的「Welcome Back!。(話說查了一下應該是有拼錯 XD)

經歷了這兩天的事情,我想說:

面對人生,有時候你得走在寂寞的路上,

雖然艱難,但你要堅定相信會有好事發生。

無論你相不相信,反正我是信了 :)。

溫暖我心的一張紙條, 用挪威語寫著Welcome back

Kamøyvær 渡假小木屋

Kamøyvær 渡假小木屋

→ 查查我的住宿價格: Nordkapp Vandrerhjem Hostel (一次比價多個線上訂房網站)

→ 查詢其他 Honningsvåg住宿價格: Honningsvåg 住宿 (一次比價多個線上訂房網站)

→ 往北角巴士資訊: 330巴士時間與價格

廣告